“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民營企業的今天” 宋禮華董事長接受新浪安徽專訪

來源:新浪安徽      發布日期:2019-01-07    瀏覽量:6098
新浪安徽改革開放特別策劃《40年·40人》欄目上線以來,受到社會各界的廣泛關注。該欄目旨在獨家對話改革開放以來,在區域上有一定影響力親歷者和見證者,因為他們與改革同行,與時代同行。作為安徽早期科研人員下海創業的民營企業家典范的宋禮華董事長于近日接受了新浪安徽獨家專訪。

點擊進入視頻鏈接:https://v.qq.com/x/page/w0823bnk3pg.html

90 年代,中國改革開放的初期,國外留學的他謝絕導師的挽留毅然回國為“八五”科技攻關;多年來,他鉆研新的科技領域,填補國內科研空白,為中國發展做出巨大貢獻。從科學家到企業家,從知識分子到商界人士,他成功實現了轉變,也成功抓住了時代發展的機遇。新浪安徽本期獨家對話安徽安科生物工程(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宋禮華,一起來聽他講述改革開放改變一代人命運的故事。


恢復高考 人生命運的轉折點

1977 年恢復高考,宋禮華以優異的成績考入安徽農學院植保專業,成了文革后第一批進入高校的大學生;1978 年改革開放,趕上中國發展的好時代;1984 年他獲得植物病毒學碩士學位。他說,正是這樣一個機遇,改變了他們這一代人的一生。

大學四年的鉆研,三年研究生的深造,以及國外留學的經歷,為宋禮華在科學研究和科技企業的管理上奠定了堅實的基礎。改革開放的浪潮一浪接著一浪,給宋禮華的人生帶來了重大的轉變。他說:“沒有改革開放就沒有 1977 年的恢復高考,沒有恢復高考,就沒有我們這一代人的今天。”同時,改革開放40年來,中國以更加開放的胸懷迎接世界科學技術的發展,為中國戰略性新興產業,高科技產品的研發打下了堅實的基礎,也成就了像宋禮華一樣的奮斗者。



國家需要 所以我回來了

90 年代,中國處于改革開放的初期,也是勢頭正猛的時期,但當時國外科技力量依然遠超中國,而此時安徽省正在籌備“八五”科技攻關,當時的宋禮華正在國外留學,他謝絕國外導師的挽留,毅然回國,投身到科技攻關的項目當中。他說,回國的出發點便是想把在國外學到的技術帶回祖國,為國內科技的發展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在不斷的努力和堅持下,宋禮華所研發的“人α-干擾素單抗親和層析膠”填補了國內空白,并被廣泛運用。這是他一生中最重要的科研節點,也是基因工程干擾素產業發展史上的重要時期。

說到在此項研究給他個人所帶來的意義時,他說:“它是我的第一桶金,或者說是從市場上獲得的第一筆收入。” 因為這筆收入也讓宋禮華能夠開展更深入的干擾素研究,改變了中國干擾素遭國外壟斷的現象,不僅對中國的生物技術產業起到很好的產業化示范作用,對宋禮華來說,這也是他實現產業化的奠基石。



從科學家到企業家 不同的身份同一份責任

從科學家到企業家,從知識分子到商界人士,這是一次挑戰,也是一次成功的跨越。他將科技成果轉化成商業元素,為科研帶來更多價值,為市場帶來更多的利益,為國家的科技發展探索出更廣闊的道路。

“從科學領域向商業領域的轉型最難轉的可能就是觀念”。過去固有的學術概念要求科研成果不僅要高大上,要評獎還要發表論文。但是這種理念在市場上是受到挑戰的。因為市場講究的是成果能不能得到很好的應用,能不能給企業帶來更大效益。宋禮華說:“從一個科學家向一個企業家的轉變,要經歷對市場,對企業的管理。”科學家到企業家,看似兩種不同的身份,兩類不同的人群,但其實不同的只是身份和管理模式,更重要的還是堅守在崗位的那一份初衷和對科研的熱忱。

改革開放 40 年來,中國在科學技術領域的發展是突飛猛進的。改革開放讓中國能夠很快的跟上國外的科研步伐,把國外的科研成果和先進的科學技術成功的引進、消化和吸收。這是時代的偉大成就,也是時代賜予國家的機遇。
上一篇:安科生物與藥明生物舉行腫瘤雙抗項目合作簽約儀式
下一篇:安科生物參研的一新藥項目榮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淑女派对电子游艺